院风?花鸟画专题研究展

 
 

 

 

前言

       

近现代中国文化变革,无不在西方文化介入之下发生。在意识形态上,文化上的中西关系,迄今仍是一个充满魅力而又令人困惑的讨论题。毋庸置疑,中、西之“二分法”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而是在特定时期的一种关乎文化生存的策略性选择。在竞争机制被直接激活的20世纪前叶,争取话语权,为中国文化找寻生存空间,成为现代中国文化先行者们显而易见的“共识”。在中国画领域,艺术家不断探寻中国画未来的方向和出路,致力于“国画复兴”,而参与进现代中国美术教育变革运动,以美术教育的方式来推进中国画的现代化进程,乃艺术家的不二选择。

作为一种传统的艺术样式,花鸟画这一门画科有着怎样的“现代”际遇?在近现代以前,中国美术教育指的是传统师徒制的教育模式,其真正意义上的新变,还是近百年来的事情。在此,我们尤为好奇于,中国花鸟画从传统师徒制的教学模式向现代学院制教学转化的历程中,存在着哪些意味深长的美术史现象。显然,对20世纪初叶以来中国花鸟画的观察,无法规避传统和现代、学术和信仰、艺术和政治等复杂关系的二元对立命题。可以说,当代花鸟画探索体系的结构性问题与近百来中国文化的价值形态息息相关。

我们注意到,美术学院、画院等专业机构编织了现代中国美术的一个重要的文化机制,尤其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美术教育机制在推动中国美术现代走向上的重要性。这一点至少说明,排除与现代中国“学院”之体系的复杂关系,很难真正做到对现代中国美术的发展有足够的认识。站在今天的角度,从历史的上下文中来重新理解花鸟画这一门画科的现代转向及与之相关的文化结构性命题,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当代花鸟画“何以如此”的内在逻辑。

本次系列展览,邀请了来自全国各大美术学院、画院等专业机构的艺术家,展出“万物自在?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得趣?许晓彬花鸟画小品展”“葳蕤春光?李雪松花鸟画作品展”,他们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文化根脉和艺术特色,期透过这些具有着不同学术背景的艺术家及其画作,共同探讨当代花鸟画的相关命题及当代花鸟画的未来走向。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