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信息 展览亮点

广州美术学院60周年 —— 学生留校作品展

   
 
     
 
  展览名称

广州美术学院60周年 —— 学生留校作品展

  主办单位:

广州美术学院

  展览时间:

2013年11月10日到12月5日

  开幕时间:

2013年11月10日

  展览地点:

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

  展    厅:

6 – 10号厅,南北通道走廊

     
    
 

前言

梳理记忆,铺垫将来
 
  “广州美术学院学生留校作品展”,由于受展线所限,只能展出学院建院60年来藏品中的一小部分,但对于较熟悉广美的观众来说,即使这小小的一部分藏品,所弥漫的“广美乡情”同样浓郁醉人。它客观呈现着广美成长的足迹和阶段性座标,它是广美人乐于追忆的主观心情。对初识广美的观众而言,不难注意到其既与“八大美院”趋同:同样的时代背景、同样的教育方针,同样的艺术功能转换和调整。比照其间,可进一步明了新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大致发展规律,亦可通过此“大同”,区分广美独特的“小异”。
  我们感谢几代广美人的执着与细心,使得这批珍贵的留校作品能得以保存;我们及后人总能不断从留校作品中循见广美的足迹和血脉;
  我们在深情地重温“家史”,并从中咀嚼滋味吮吸养份;
  我们还需对“家史”作力所能及的解读,因其间既有显而易见的长处,亦有总被忽略的短处;既有可资持续行进的指南,亦有不太利于进步的周期性轮回。我们仍需在乐观与自我激励中尽力保留些许必要的远虑,仍需适度替换自身最感得心应手的法则,以获取学院创作的持续动力,利于所有创作人更便利地接近随时代而丰富着的综合语境。
  显然,我院在过去60年里对造型基础的持续关注与强调,其效果明显且充分呈现于大多数留校作品中,但这同时似乎说明,尤其是近20年的作品留校选择标准中,“基础”占据的份量本身就很重。换句话说,如果将选择标准作一定的改变(例如适度加重“基础”之外的其它内容),我们的留校作品或许能呈现比今日更丰富的面貌。
  那么,学校创作的可持续发展路径,在保持基础地位和基础教育之比重的同时,可以有步骤地延展基础的多元分野以及相应的多重价值:
  基础可包括检索,处理并应用信息的能力。这有益于美术院校中几乎所有的专业;
  基础可包括综合运用图示、图像、文字、语言进行思辩,沟通及表达的技巧;
  如果说,上述内容均成为“基础”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说这有机的组成部分成为支撑创作的各有侧重的基础,那么,明天的毕业作品可望与更多元更有益的评判标准共同成长。
  在过去60年的基础上,我们可否使毕业创作环节超越常规的课程教学而逐渐形成边界模糊的“超级环节”,此“超级”的内涵可由创作中的“能指”和“所指”两大范畴构成:
  关于“能指”,即侧重于对图式、媒材、介质等与作者目标相连的互动研究,亦即“不择手段”地选取,“择一切手段”地应用。对“能指”的拿捏过程,应该成为创作活动中最具体的关于表达的“手段实验”,成为创作价值呈现中最需应变和智慧的物化过程;
  关于“所指”,即侧重于对“意图”的定位,构成意图的诸多元素间关于依承性的预计和编排,关连现象经搭接而可能生成的多种路径。在“所指”之谋划过程中逐渐生成所谓创作“深度”。当然,在现时语境中,“深度”亦包括“表象”、“平面”甚至“即时”等。对这一类词意的“深度”掌握和有效挥洒,曾经不算是广美“强项”,但在今后的创作教学中,这又是避不开的课题。
  60年的创作实践,奠定了广美创作教学的较坚实基础,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能否跨越“作品制作人”的较为被动和单向的位置,在创作教学中逐渐涉及并展开与策划、批评、展示、收藏等环节相辅相承,从容对应的内容与系统。
  明日的艺术创作活动,更多的将不再是作者孤独的个人表演,与上述诸运作环节的有效对接,将完善和延续关于创作的内涵与张力。创作人的出发路径、布局动机、图式铺陈、符号锤炼等的发生、持续或转换,“能指”与“所指” 的搭配与权衡等,都属过去的作品无须包含,而当下的作品则必须具备的。
  明日的创作教学中,“创作”应更深切的溶于学生的整个学业而非仅限于“毕业”时的创作。为此,创作的能力将不需与“基础”的能力完全同步。“先基础后创作”亦将逐渐不适应于所有的艺术学习者。亦为此,学业期间“数年”中“数次”创作的环节设置及相互间的关连,以及对应此关连所必作的“有意味”谋划活动,亦应逐渐纳入创作教学。
  在“持续数年”的创作平台上,将涉及的“创作内容”不可避免地会包括对造型本体的“类型化”(而非“专业化”)细分,进而扩展至个人语汇的生成与完型,对个人图式之持续状态和阶段划分之谋划,对个人诉求或递进或转换之时机及强度的切分和把握……,这些,都将逐渐成为作品(成果)的有机组成阶段,因而亦不得不成为创作教学的新内容。
  在明天的创作活动中,“专业系科”似应与“人文及史论学科”形成比过往更紧密的关系。客观地说,过去的专业创作可谓“自己规划自己,自己描述(或指导)自己”;同样,过去的人文及史论学科,亦基本为“自己梳理自己,自己总结自己”。前者在相对行而下的语境中艰难凸显,价值呈现乏力且勉强;后者则在形而上的气氛中自我诠释着。双方纵有相近的方向和较高的认同,但却缺乏可互为因果的行事措施。诚然,除“独立研究与运作”外,人文史论学科在与各专业创作活动的对应中,已经担任“同路”与“鼓励”的角色固然相当不易,但在今后的相互关系中,还应努力增加“谋划”和“指引”的功能。唯有如此,才能更健全与时代相符的双边关系,才能在新的时代格局中,充分利用并扩展本就当属创作的空间。
  在解读60年的留校作品的同时,我们总难抑制由这些作品唤起的广美人集体情感和集体认同。我们象珍惜艺术本身那样珍惜60年累积的广美情感。
我们解读过去60年的留校作品,为的是以创新的姿态延续广美成果的质与量;我们重温过去60年广美成果的脉络,更为凝聚广美创作的活力,以使其在新的时代更显勃勃生机。


                                                       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学术委员会主任  赵  健
                                                                                       

 

                                                                         

                                                                       

                                                                                        

                                                                            
                                                         
 
 
  广州美术学院60周年 —— 学生留校作品展  
 
 
 
>>更多